• 故鄉 老院子

           “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細細算來,故鄉,這個曾經留下我多少歡笑和記憶的小山村,我竟然已經十多年沒有再回去過,對故鄉的了解也僅限于在微信群里看過的鄉親父老們發出的圖片和描述。曾經無數次,故鄉走進了我的夢里,還是那熟悉的黃土坡,還是那熟悉的老窯洞;曾經無數次,我也想暫時放下手頭的所有瑣碎,再回這闊別多年的故鄉看一看、走一走,可由于種種原因,都沒能成行。今天,我終于有時間,陪著妻和三姐一起踏上了回老家的路。

      變了,這條通往故鄉的曾經坑坑洼洼、遍地碎石的盤山羊腸小路變成了寬敞干凈的平緩柏油路,路兩旁曾經的莊稼遍野也變成了一排排、一片片茂密的樹林……近了,更近了,那飽經歲月洗禮的故鄉村委后墻上,呈輻射狀的炸彈深坑還在無聲地紀念著那段可歌可泣的戰爭年代的歷史。再往前走,一面做迎風飄揚狀的五星紅旗雕像矗立在一個硬化了的小型廣場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習主席肖像及語錄鐫刻在紅旗雕像身后不遠的墻壁上,這里成了聞名介休的紅色教育基地,而這墻壁就是我家老院子的外墻。

      團團簇簇的鮮花、翠綠整齊的冬青樹,有序排列的健身器材……老院子大門外經過人工修葺,成了一個濃縮版的小公園,站在久別的老院門口,我的心情異常激動,是的,還是那兩扇刷著淡綠色油漆的鐵皮柵欄門,還是那把銹跡斑斑的大鎖,來不及多想,我迫不及待地掏出鑰匙打開門……這還是我熟悉不過的院子嗎?半人高的蒿草、鱗次櫛比爭相生長的棗樹、柿子樹、蘋果樹、核桃樹布滿了整個院內,七間房子九十多塊玻璃落滿了灰塵……剎那間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朦朧間,我仿佛看到了兩鬢白發的母親系著圍裙,微彎著腰站在灶堂前翻炒著菜;我仿佛看到了勤勞的父親正抱著一小捆青草喂著小羊;我仿佛看到了被父親收拾得干凈整潔的院落、修剪得整整齊齊的果樹;我仿佛看到了被母親擦得錚亮的玻璃,洗得發白的門簾;我仿佛聽到了哥哥姐姐嬉戲打鬧的聲音;我仿佛聽到了自己童年銅鈴般清脆悅耳的笑聲;我仿佛聽到了交織在一起的雞叫、犬吠、羊咩、牛哞……這個院落,見證了父母半世的心酸奮斗歷程;這個院落,承載著兄弟姊妹間血濃于水的骨血親情;這個院落,給予了我無盡的童年歡樂、解開了我無數的成長煩惱和心結;這個院落,留給我的不僅僅只是回憶……

      “走吧”,在我愣神的這當兒,妻和三姐已經摘好了滿滿兩袋果子。拎著她們的勝利果實,我戀戀不舍地轉身走出了老家的院子,緩緩關上了大門,用力鎖上門鎖……

      時間緊促,遺憾的是,我們沒能順著故鄉的街道走一走,看看故鄉這十多年舊貌換新顏的巨大變化;沒能和十多年沒見的鄰居大嬸嘮嘮家常,聽聽他們別后多年的日常;沒能到本家爺爺和哥哥的粗瓷仿古工藝作坊去看看,見證他們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完美傳承;沒能到村委大院去看看,看村委一班人為建設紅色歷史古村鞠躬盡瘁的付出,接受入腦入心的愛國主義教育……

      不過,下一次回故鄉,我想不會等太久。

    劉耀勝